句子大全

搜索句子

酸梅——黄三

蓝孤鸿 查看评论  点击:6250

原标题:酸梅黄三惊艳的句子,酸梅——黄三

祁正进来就一直趴着,脸蒙住,背对着她。 沙发旁边摆一个低茶几,一个茶壶,一个杯子,其他全是烟和酒。 她目光一转,茶几旁放着几个纸箱,她蹲下去看,里面全是 书? 她把几个箱子看过来,天文地理,历史******,一堆仅书名她就看不懂的,还有几本哲学书。 她能看得懂的文学类,也大都是严肃文学。 都被他翻过,堆的乱七八糟的。 书很旧,但全。 不像是他买的,应该是,什么人留下来的。 这和祁正的画风完全不相符。 她看向沙发上闷着脑袋的人。 这儿 是哪里? 他没说话,她以为他睡着了。 她起身,把手里那两件衣服搭在沙发边,想去其他房间看看。 这是我妈留给我的房子。 他突然回答,声音从臂弯里发出来, 我爸不知道,知道他能卖了继续赌。 你平时住这里吗? 有时候。 她猜测,这里应该没有别人来过。 这里像是他的秘密,他躲避外界的地方。 只是 有些冷清。 你叫我来这干什么? 她问。 他还是那么趴着,看不见脸,也就藏住了情绪。 太安静了。 他说。早晨在这里醒来的时候,他嗓子哑的说不出话,发不出声音,那时候他就在想, 只有我一个人,太安静了。 第31章 天彻底黑下来时,旷野只剩这间屋子亮起的灯光,小小一隅。 屋内,灶上架着铁锅,祁正掌勺,在锅里翻翻炒炒。 十分钟前,他要喝药,夏藤顺口说了句空腹最好不要喝药,她猜他都没吃。 他看她一会儿,没说话,扔掉药盒做饭去了。 夏藤从没做过饭,家里有保姆,家务她也很少做。 厨房在院子里,单独成间,没有抽油烟机,小房里连着跟管子通往外面的烟囱,她左晃晃右转转,帮不上忙,主要是都不会,还被油烟呛的直咳嗽。 祁正听见, 什么都不会,在这晃什么? 他举着锅铲朝门口指了指, 你出去。 夏藤没争没辩,继续装模作样呆下去,她也炒不出菜来,放下手中的西红柿就出去了。

酸梅——黄三

重回客厅,她不好意思什么都不做就等着吃,于是帮他把沙发那一片整理了一下,茶几上收拾干净,她找了两个小板凳摆在旁边。 估计等会儿要坐,想了想,又摆成面对面的。 祁正这间屋子不算太乱,可能是东西少的缘故,碰到点什么还会有回音,显得房间空荡荡的。 她收拾完,围着房子转了一圈,停在卧室门口。 没进去,她就站在门口大概往里扫了一眼,比客厅的设备还简陋,一个衣柜,一张床,一个床头柜,没了。 唯一让她目光停留住的,是床头柜上的插座,上面连着一部正在充电的手机。 那或许是这整排屋子里最现代化的设备了。 手机背朝上,苹果的标识有点反光。 她想,现在的盗版都这么猖獗么 赵意晗就拿着一部假苹果,粗制滥造到她看一眼就能看出是个假的,祁正这个,稍微像样些,但是她离得远,具体细节看不真切。 她知道越是偏僻的地方,盗版就越多,这一点她已经在昭县的商场里领略过了。这里的人大多听都没听过原品牌是什么,只图个能用。 她在这边伫立,祁正从那头进来,手边各端一盘菜,菜盘上放两双木筷,两臂夹着两碗饭。 这高难度动作看得夏藤心头一跳,她冲过去要接碗,祁正已经稳稳当当放在桌子上了。 他没坐板凳,直接盘腿坐在木地板上。 夏藤挪过小板凳,双腿并拢,坐下。 两盘菜,一盘番茄炒蛋,一盘炒茄子,用那种旧时候的红边铁盘装着,米饭盛在小铁盆里,筷子则是头部裹一层碎花贴纸的细长木头筷。 这是她和祁正第三次坐在一起吃饭。 说来也是奇怪,明明此前发生过那么多事儿,还能心平气和面对面坐下来。 很多事情,寻求原因,没人说得清。 说实话她饿了,放学到现在,走了那么多路,早已过了她平常吃晚饭的时间。 祁正做菜,味道还不错,这一点比她强。她那些同学里,进厨房的少之又少。 祁正今天话很少,就这么一直安静着,她扒拉掉半碗饭,抬头,发现他基本没怎么动筷子。 夏藤这才反应过来,他还发着烧。他这顿饭,十有八九是给她做的。 你是不是没胃口? 她这一问,自己吃饭的动作也慢下来。 祁正知道她这人顾虑多,夹了一口菜搁嘴里, 吃你的,别瞎操心。 夏藤低头把饭咽进去,问: 我等会怎么回去? 没车了。 夏藤放下碗筷, 我没跟你开玩笑,我得回家。 我也没跟你开玩笑。 祁正三下五除二,把自己碗里的饭解决完,倾过身,往她脸跟前一凑。 认清点现实,你被我拐了。 祁正端着空碗出去,夏藤赶紧把最后几口吃完,也跟着出去。 她想洗碗,祁正看她抹袖子的动作就猜出来她想干什么, 手好了么你就沾水? 就两个碗,我单手洗。 祁正眯起眼。 夏藤很自然地接下去: 洗完碗我就走了。 祁正提起她的衣领就往回拽。 进门,关门,上锁,普通的锁也就算了,这门挂的是最原始的铁锁,得用钥匙捅进去拧开的那种。 夏藤的心跟着铁锁一块死了。 客厅的灯瓦数不高,照什么东西都有黑影。 祁正丢下她,过去倒水, 急着回去干什么? 写作业。 在这儿写。 夏藤找借口, 灯太暗了,看不清。 祁正看她一眼,放下水杯,去卧室翻箱倒柜一通,竟然拿出一盏折叠台灯来。 他搁茶几上捣鼓一会儿,把卧室那插座拽出来,台灯的插头往上一插,灯亮了。

酸梅——黄三

屋子比刚才不知道清晰多少。 祁正弄好台灯,抬起头看她, 行了吧。 不知道是不是光照,他的眼亮晶晶的。 她从未看到他眼里亮起光。 她放弃挣扎,转身去拿书包, 你总不能困我一晚上吧。 祁正笑了, 真困你一晚上,我还让你写什么作业? 夏藤在台灯下翻开复习卷。 拿起笔的那一刻,她觉得自己有病。 可是现在不写,他也不可能放她走,祁正脑回路和正常人不一样,和他好好商量,行不通,那是最没用的解决办法。 得随着他来,他高兴了,乐意了,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她写两笔,看他,他坐她对面,把药盒撕得乱七八糟,抠了几个胶囊和药片出来,全部放嘴里。 动作生猛。 吃完,他问她: 我脸上有题? 夏藤倒也没急着移开, 怎么突然感冒的? 祁正把药板一股脑丢塑料袋里,没回答。 昨晚她走之后,他醉地东倒西歪,撑着最后一丝力气撞进门,倒在沙发上就睡着了。 窗户没关紧,一晚上都有冷风往里窜,他被冻醒好几次,但是身体太沉了,他起不来。 醉酒不宜受冻,容易死人。 而他第二天醒来,只是感冒发烧,也不知是该庆幸,还是连阎王也不收他。 他既然不说,夏藤就没再问,重新把注意力放回卷子上。 祁正把药兜提远,不知从哪儿拿来纸笔,他坐她对面窸窸窣窣,她没再抬过头。 过一阵,他靠近她,不知在端详什么,看两眼又远离。 再过一阵,又凑近,她不用抬头,也知道他没干好事。 他第三次准备凑过来时,夏藤来脾气了,他这么干扰,题还怎么写,笔一摔,皱着眉, 你要干什么? 祁正看到她这个表情,抱着手中的厚书本笑起来。 夏藤莫名其妙: 你笑什么? 祁正把垫在书本上的纸拿给她看, 你。 纸上,一个女孩手里握着笔,胳膊压着复习卷,她抬头,与她对视,五官紧皱在一起,眉毛打结,眼神含怒,嘴唇抿着,一脸不高兴和嫌弃。 他刚才窸窸窣窣半天,就是在画她。 画中的她头顶长角,还写着三个字:老巫婆。 夏藤不想去探究他哪来的绘画功底, 你在画鬼? 我在画你。 我不是鬼。 祁正不服,拿着画纸几步跨到她这边,他在她面前 咚 的一声坐下,一把捏住她的下巴,那画几乎要贴她脸上。 你跟老巫婆一模一样。 喜不喜欢? 祁正捏着她的下巴晃, 问你话,喜不喜欢? 夏藤: 你把我画成巫婆,你问我喜不喜欢? 你不是么?一天到晚发脾气。 她反驳, 你不惹我,我不会发脾气。 祁正纠正, 是你惹我。 夏藤不知道他为什么如此执着这个问题,拨开他的手,祁正顺势松开她的下巴,直接去扯她的领子。 他想到一出是一出, 我看看你脖子好了没。 夏藤来不及捂,他已经扯开了,她第一反应不是骂他,而是先快速扫视周围有没有利器,她笔袋里有一把圆规,她想都没想,抓起笔袋一把扔出去。 祁正听见动静,看过去。 笔袋摔在角落,东西洒了一地,圆规也跟着掉出来。 夏藤扯他衣服,分散他视线, 别看了。 但是祁正察觉到了。 他没回头, 你怕什么? 被看出来,夏藤也没装, 我怕你又犯神经。 祁正盯着笔袋摔过去的角落,半天没出声。 他在想什么,她无从所知。 夏藤有点儿紧张,今天这里没别人,祁正如果再像昨天那样发疯,她拦不住。 他转过头,眼睛直直看她, 你不会喜欢我吧? 夏藤以为自己听错了, 啊? 祁正有点儿讽刺,还有点儿得意, 你被我虐出感情来了? 别的她都可以不争论,这题不行。 她慢慢回望他,眼神平静,语气平静。

酸梅——黄三

我们之间,好像更像你喜欢我。 祁正安静听完她轻描淡写说出这句话之后,表情就有些变了,似乎有些恼羞成怒。他站起来,把那张画恨恨地扔她身上。 明明有那么多反驳的方式,他只想得到最幼稚的一句。 谁喜欢你谁傻逼,你少自以为是。 最后回家,是祁正的朋友开车送的。 他接送过祁正好几次,每次都把车停公交站台附近等他出来就行了,虽然这一片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但昭县最西面谁的地盘,大家心里都有数。 祁正每次回这儿,气压都很低。 今天也是。 不过有一点不同,他带了个姑娘一起。 车是辆桑塔纳,瘦瘦长长的,见他们走过来,开了下双闪。 祁正出来这一路都没说一句话,不知道气什么,夏藤懒得问。 他没管夏藤,径直上了副驾,夏藤也没多话,自己拉开后座的门坐进去。 能回家就行。 驾驶位的人转过身,看夏藤两眼,好奇变成了然, 哟。 夏藤抬眼,这人有点眼熟。 男生笑了笑, 不记得了?那天吃烧烤,我坐你旁边。 她来昭县总共就吃过一次烧烤,拜祁正所赐,那天之后,她看见烧烤就有阴影。 他这么一说,她想起来了。 她被江澄阳带去夜市的那天,和他们拼桌,他就坐在她旁边。总共说过两句话,一句提醒她别端着,阿正不喜欢这一套,一句是给她使眼色,让她赶紧走。 现在想来,当时她对祁正一无所知,他两次都是在帮她。 夏藤也对他笑了笑。 祁正坐在副驾,腿翘着,胳膊搭车窗沿儿,手有一搭没一搭地撕着嘴上的破皮。 他在后视镜看到了她那一笑,龇牙咧嘴的,丑死了。 他隔着镜子狠狠瞪她一眼,夏藤没发现。 车驶上马路,男生下巴朝后面指了指,问: 你女朋友? 祁正: 你女朋友。 男生侧头,问夏藤: 考虑一下当我女朋友? 夏藤还没出声,祁正面无表情地开口: 不想开你就滚下去。 男生扶着方向盘哈哈大笑。 来的时候半个多小时,开车回去也得一会儿。 男生道: 今晚他们在和城,去不去?

28

酸梅黄三惊艳的句子

原创文章, 未经许可严禁转载!

本文链接: https://www.wmjuzi.cn/a/202206/23/644272.html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相关句子
作者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