句子大全

搜索句子

求加缪《局外人》 《鼠疫》里的经典唯美的句子

贪吃虎 查看评论  点击:5207

原标题:鼠疫的经典语录,求加缪《局外人》 《鼠疫》里的经典唯美的句子

求加缪《局外人》、《鼠疫》里的经典(精彩)语段语句)。越多越好、谢谢。

我被判死刑,不是因为我枪杀了人,而是我在母亲的葬礼上没哭,不看母亲的遗体,忘记母亲的年龄,在灵堂喝咖啡,抽烟,睡觉. 律师谴责我以杀人犯之心埋葬了母亲,认定我铁石心肠. 没人相信我是一个正直的年青人,一个称职孝顺的儿子. 世界是如此的荒诞,人的存在如此荒谬. 阿尔及尔的阳光一如既往,灼热耀眼,我却要告别这个骸漠的世界.世界是一台冷漠而荒谬的机器,而我们渐渐被它放弃,成为局外人.

加缪写鼠疫时的背景

加缪于1941年已开始研究瘟疫问题。但真正引发他创作的,则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战祸一起,法西斯席卷西欧,巴黎沦陷后加缪被迫离开,他先到里昂,后到阿尔及利亚奥兰。而1941年至1942年期间,阿尔及利亚正广泛流行瘟疫。战争带来的灾祸与恶势力的猖獗,国际民主阵营与法国抵抗力量的全力抗击,都投射到了《鼠疫》中。

《鼠疫》年表:

1941年

1月,加缪从法国里昂返回阿尔及利亚奥兰市,到一所接纳犹太子女的学校教了一段时间书。奥兰市就是《鼠疫》的背景。

同年2月,《西西弗神话》完稿后,受《白鲸》影响,加缪开始构思《鼠疫》,他在《介绍海尔曼 麦尔维尔》中写道:“这是人所能想像出来的最为惊心动魄的一个神话,写人对抗恶的搏斗,写这种不可抗拒的逻辑,终将培养起正义的人;他首先起来反对造物主,再反对他的同胞和他自身。”

1946年

《鼠疫》完成。

1947年

6月,《鼠疫》出版。加缪被授予批评家大奖。

有关加缪《鼠疫》中的科塔尔

科塔尔是极端个人主义者的代表,希望借他人的痛苦来保全自己。

科塔尔在鼠疫发生之前犯过案子,他喜欢鼠疫,是因为在这样的灾难面前,警察无暇顾及刑事犯。。反而使他能够投机倒把,大发国难财。

最后鼠疫得到控制,人们的生活慢慢开始变得正常,科塔尔失去了他原先赖以生存的乱世环境,因绝望而自杀。

从社会心理学角度看,科塔尔自杀的真正原因是因为他被社会所遗弃。作者对科塔尔持批判态度,想要表明他的存在主义观点:面对罪恶时,惟有抵抗才是出路,与罪恶同流即便能一时得意,终将被历史所遗弃。

加缪名言:我抵抗,故我存在。

求加缪《局外人》 《鼠疫》里的经典唯美的句子

一得之见,愿能帮你。

鼠疫的作品赏析

在对这部小说的解读中,很多人愿意从加缪写作的真实背景解读——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身在法国南部的加缪无法与亲人通信,从而陷入孤独和对法西斯的憎恨中,于是,鼠疫成了法西斯的隐喻——然而,忽略背景,把“鼠疫”看做每个人都可能会遇到的困境,那么《鼠疫》会因其对困境中人性的深入观察以及塑造的绝望中人类抱团取暖的真情而更具价值。 从《局外人》到《鼠疫》,加缪表现了一些存在主义哲学的基本观点:世界是荒谬的,现实本身是不可认识的,人的存在缺乏理性,人生孤独,活着没有意义。因此,加缪虽然再三否认自己是存在主义者,西方文学史家仍然把他列为这一流派的作家。加缪自己曾这样说:“《局外人》写的是人在荒谬的世界中孤立无援,身不由已。《鼠疫》形象地反映他那个时代的人一些深刻的矛盾。这部小说在艺术风格上也有独到之处,而且全篇结构严谨;生活气息浓郁;人物性格鲜明。加缪坚持个人主义的立场,认为个人应置于一切的首位。但在发现强调“个人绝对自由”的存在主义并不能解决资产阶级社会生存的矛盾时,加缪终于回到传统的资产阶级人道主义中去寻求解答他一直在苦思冥想的“人类的出路在何处”的问题。 《鼠疫》写的是面临同样的荒唐的生存时,尽管每个人的观点不同,但从深处看来,却有等同的地方。”在《鼠疫》这部后期代表作中,表现了作者的思想有一定的改变。《局外人》的主人公莫尔索和《鼠疫》中的主人公里厄医生面对着同样荒谬的世界时,态度就完全不同:莫尔索冷淡漠然,麻木不仁,连对母亲的逝世以至自身的死亡都抱着局外人的态度。里厄医生在力搏那不知从何而来的瘟疫时,虽然有时感到孤单绝望,但他清晰地认识到自己的责任就是跟那吞噬千万无辜者的毒菌作斗争,而且在艰苦的搏斗中,他看到爱情、友谊和母爱给人生带来幸福。里厄医生不是孤军作战。 面对鼠疫这一极限境遇”,《鼠疫》中的不同人物——里厄医生、志愿者塔鲁、帕纳鲁神甫、记者朗贝尔、小职员格朗以及罪犯柯塔尔等纷纷做出了自己的“选择”。然而,在加缪心目中,里厄与塔鲁才是小说中真正重要的两个人物,这种重要性既表现在他们对鼠疫的反抗上,也表现在对小说的叙述上。 在反抗鼠疫的过程中,里厄与塔鲁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里厄自始至终关注着疫情的发展,没日没夜地救治病人;塔鲁则积极奔走,建立了卫生防疫志愿组织。两人都为反抗鼠疫付出了沉重代价,里厄不停地奔忙,以致在妻子临死之前都无法与其见面,塔鲁则因染上鼠疫而献出了自己的生命。在与鼠疫的殊死较量中,里厄与塔鲁结成了深厚的兄弟情谊。除了重点描写两人共同抵抗鼠疫外,加缪还让里厄与塔鲁一起承担着小说的叙述任务。在小说结尾,亲历了整个鼠疫事件的里厄医生表示自己是《鼠疫》这部“记事性编年史”的作者,也就是说,他是小说的叙述者,但他并非惟一的叙述者,在里厄的叙述过程中,他不断地引用塔鲁的笔记来描述鼠疫事件——里厄与塔鲁都是小说的叙述者。由此可见,不管是在对鼠疫的反抗上,还是在对小说的叙述上,里厄与塔鲁都是小说中最重要的两个人物。 塔鲁在反抗鼠疫中的价值主张与现实行为之间的悖反现象值得注意与深思。塔鲁与里厄的价值主张并不矛盾。里厄推崇低调的脚踏实地,塔鲁反对高调的英雄主义——这两者本身是一个硬币的两面,是一而二、二而一的关系。塔鲁憎恶“父亲”原则,反对英雄主义,认为英雄主义的社会改造会造成“合法”的谋杀,在他看来,医治社会的疾患,不应该是英雄主义,而应该是里厄这样脚踏实地、抓住当下的“真正的医生”。然而,在反抗鼠疫的实际过程中,塔鲁却背离了自己的价值主张,他与里厄的行为选择并不相同。里厄声称自己“感兴趣的是怎样做人”,“对英雄主义和圣人之道都......更多唯美的句子:www.wmjuzi.cn

加缪的鼠疫和局外人这两本书,求一个好的翻译版本!我完了刘方翻译的鼠疫,感觉翻译的不好。。

鼠疫》顾方济 徐志仁 译。

《局外人》 郭宏安 译。

求加缪《局外人》 《鼠疫》里的经典唯美的句子

关于加缪的《鼠疫》和《瘟疫》

鼠疫》(La Peste),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法国作家加缪的小说,台湾译作《瘟疫》。1947年出版,被视作加缪的代表作之一。

内容讲述阿尔及利亚的奥兰发生瘟疫,突如其来的瘟疫让人不知所措。政客狂妄无知,掩饰诿过,甚至想利用灾难来获取利益,原来过著委靡不振生活的小人物,凭著黑市门路,为人民带来各种禁品,突然成为了城中的风云人物;小百姓恐慌无助、自私贪婪,每天都只是过著颓废生活。瘟疫城市被重重封锁,无人能够自由进出,被困在城中的人民,朝思暮想着住在城外的亲朋好友,一位到城公干的记者,被迫过著无亲无友的生活,只有寄望参与自愿队消磨时间。主角Riaux医师这时挺身而出救助病人,与一些同道成了莫逆之交,不过自己的妻子却远在疗养院,生死未卜。这部小说所表达的人生观是自己的生命已经不再重要,群体的生命才有意义,个人的利益已经不具意义,群体的利益才具意义。

法国作家加缪的小说《鼠疫》有什么寓意?

《鼠疫》的内容

四十年代的某一天,灾难直扑向了一个叫“奥兰”的平庸小城。一场“格杀毋论”的鼠疫訇然爆发。在一个叫“里厄”的医生带领下,人与死神惊心动魄的搏斗开始了——

混乱、恐惧、绝望、本能、奔逃、待毙、求饶、祷告……人性的复杂与多元、信仰的正与反、灵魂的红与黑、意志的刚与弱、卑鄙与高尚、龌龊与健正、狭私与美德……皆敞露无遗。科塔尔的商业投机和受虐狂心理,他为鼠疫的到来欢呼雀跃;以神父巴纳鲁为代表的祈祷派,他主张对灾难逆来顺受,把瘟疫视作对人类应有的惩罚,最终自己竟送了命;将对一个人的爱转化为对“人”之爱的记者朗贝尔(为了远方恋人,他曾欲只身逃走,但在与医生告别的最后一刻改变了主意,毅然留在了这座死亡之谷坚持战斗);民间知识分子塔鲁,他对道德良心的苦苦追寻,对人类命运的忧患与同情,对罪恶的痛恨,使其一开始就投身于抗争,成为医生最亲密的助手和兄弟,并在鼠疫即将溃败的黎明献出了生命。他的牺牲是整场故事的所有死亡中最英勇和壮烈的一幕:“无可奈何的泪水模糊了里厄的视线。曾几何时,这个躯体使他感到多么亲切,而现在它却被病魔的长矛刺得千孔百疮,被非人的痛苦折磨得不省人事,被这从天而降的、仇恨的妖风吹得扭曲失形……夜晚又降临了,战斗已经结束,四周一片寂静。在这间与世隔绝的房间里,里厄感觉到,在这具已经穿上衣服的尸体上面笼罩着一种惊人的宁静气氛。他给医生留下的唯一形象就是两只手紧紧握着方向盘,驾驶着医生的汽车……”然而,这不是普通的汽车,而是一辆冒着烟的、以牺牲的决心和怒火的照明全速冲向瘟神的战车!你完全有理由确信:正是这威猛的“刺”的形象令对方感到了害怕感到了逃走的必要。

里厄医生——一个率先挑担起“保卫生命”“保卫城市”“保卫尊严”这一神圣而高贵行动的平凡人。一个热爱生命、有强烈公共职责感的人道者。他不仅医术高超、正直善良,同时也是这座城市里对一切事物感觉最“正常”、理念最清醒的人。他的临危不惧,是因为受着执著的人道理性的支持,是因为他始终按照自己的信仰和原则来行事——惟有这样的人才真正配作“医生”。严格地讲(从小说的叙述中亦可看出),他本人对取得这场搏斗的最后胜利一点也没有把握,这说明作为“正常人”(而不是神)的真实性,但其全部力量都在于:他知道一个人必须选择承担,才是自尊和有价值的(承担有多大,其价值就有多大)!他知道为了尊严必须战斗!必须为不死的精神而战——即使在最亲密的战友塔鲁倒下之时,他也丝毫没有怀疑、动摇该理念。这理念是生命天赐于他的礼物,是地中海的波涛和阳光、是相濡以沫的母亲和深情的妻子用生活教会他的东西。他不膜拜上帝,相信天地间唯一可能的救赎就是自救!正是这峰峦般高耸的理念支撑着“奥兰”摇摇欲坠的天幕,并挽救了她。

良知、责任、理性、果决、正常的感觉、尊严意识——正是这些优美高尚的元素雕造了一群叫“里厄”的明亮的头颅。正是医生、职员、小记者这些平素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而不是什么市长、议员、警察等国家机器人)——以自己结实的生命分量、以情义丰饶的血肉之躯筑就了“奥兰”的人文城墙。

故事最后,是里厄医生收到妻子去世电报的情景。

寓意

加缪说过,“我只知道谈论我所经历过的事情”。那么,像“鼠疫”这种令人寒栗的人类灾难是加缪的亲身经历吗?不错,罪恶欲望、权力腐败和惨绝人寰的战争就是“鼠疫”;******制造的贫困、饥饿与愚昧就是“鼠疫”;一切迫害民主人权自由信仰的国家犯罪就是“鼠疫”。杆菌可以杀人,而专制、独裁、恐怖、意识形态、种族歧视、舆论压制、个人崇拜、******乌托邦、国家主义、民族主义、革命主义......更多唯美的句子:www.wmjuzi.cn

加缪的《鼠疫》哪个译本最好

个人认为译林出版社出版的郭宏安的译本比较好。

鼠疫的创作背景

《鼠疫》创作思想开始酝酿的时期,是在1940年巴黎被德国法西斯占领以后。加缪当时已打算用寓言的形式,刻划出法西斯像鼠疫病菌那样吞噬着千万人生命的“恐怖时代”,像十九世纪美国作家麦尔维尔的小说《白鲸》那样,通过一条大鲸鱼的凶恶,写出时代的灾难。1942年加缪因肺病复发,从炎热的奥兰转移到法国南部山区帕纳里埃(后来作者在《鼠疫》中以帕纳卢作为一位天主教神甫的姓名)疗养,不久英美盟军在阿尔及利亚登陆,德军进占法国南方。

求加缪《局外人》 《鼠疫》里的经典唯美的句子

加缪一时与家人音讯断绝,焦虑不安,孤单寂寞。这种切身的体会使他在《鼠疫》中描写记者朗贝尔的处境时,特别逼真动人。在加缪看来,当时处于法西斯专制强权统治下的法国人民——除了一部分从事抵抗运动者外——就像欧洲中世纪鼠疫流行期间一样,长期过着与外界隔绝的囚禁生活。他们在“鼠疫”城中,不但随时面临死神的威胁,而且日夜忍受着生离死别痛苦不堪的折磨。加缪在1942年11月11日的日记中,曾把当时横行无忌的德军比为“像老鼠一样”。在另一篇日记中,他这样记下当时的情况:“全国人民在忍受着一种处于绝望之中的沉默的生活,可是仍然在期待……”。值得注意的是,加缪在小说中用细致的笔触写出了他的同代人在面临一场大屠杀时的恐惧、焦虑、痛苦、挣扎和斗争之际,特别是刻划了法国资产阶级在经历第二次世界大战这场浩劫的过程中,在思想上和感情上发生的巨大而深切的震撼。尽管加缪按照习惯,避免直接描写法国社会,假借北非地中海滨海城市奥兰作为发生鼠疫的地点。但我们从这座商业昌盛,物质文明发达。但市民精神空虚,以寻欢作乐来消磨人生的城市,不难看出这是法国社会的一个缩影。

以某个角度,具体分析加缪的《鼠疫》与米兰昆德拉《生命不能承受之轻》两部作品的联系

讨论点:生命的荒谬、不确定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小说的主要人物有四个:托马斯、特丽莎、萨宾娜、弗兰茨。轻、重、灵、肉、记忆、虚弱、眩晕、牧歌、天堂等一系列的生存暗码与人物一一对应,支撑起各自的生存状态,展现了心灵与肉体的两重性。而每个关键词都是人物不同可能性的侧面。可能性是与一次性相抗争的最积极的方式,因而此书可视为对自以为是的“绝对”的瓦解。而生命由于缺乏绝对的意义,变得没有依凭与支撑,甚至不如随风飞舞的羽毛那样有确定的方向。像阿甘正传的开始部分,一片羽毛,不知从哪里来,也不知飘向哪里!

《鼠疫》中我们看到了各种概念的生成,进化和消逝的过程,“鼠疫”,“死亡”,“隔离”从一开始人们口头的或者报纸上的“概念”, 通过鼠疫的爆发逐渐变成了人们的感同身受。 期间,人们也由开始的对概念的麻木,刻板的认识, 发展到鼠疫爆发后对鼠疫的现实感受。 当最后鼠疫离去,鼠疫,死亡,隔离又变成了遥远的感念。 这些概念就是荒谬, 官员,市民,各个阶层种种的态度都是荒谬的产物。鼠疫从始至终都在通过形形色色的事情宣扬生命的荒谬,不确定,无从把握。

大体的理解就是这样的,请多多指教。

鼠疫的经典语录

原创文章, 未经许可严禁转载!

本文链接: https://www.wmjuzi.cn/a/202206/23/644290.html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相关句子
作者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