句子大全

搜索句子

《酸梅》黄三

丫头不乖 查看评论  点击:3747

原标题:酸梅黄三经典语录,《酸梅》黄三

chapter07 祁正不知道什么时候醒的,脸上睡得全是红印子,眼神冷的能掉冰碴,他似乎是被他们的动静吵醒的,整个人比天气还阴沉,一身浓浓的戾气。 他踢了前座的男生一脚,嗓音还是没睡醒的嘶哑:“你喊什么喊。” 男生回头解释:“不是我,她俩在闹。” 祁正往前看了一眼,夏藤没有注意到后面的情况,冷着脸问赵意晗:“是不是你开窗户?” 赵意晗抱起胳膊,悠悠哉哉的,“是我啊,怎么了?” “为什么开窗户?” “教室里太闷,不得透透气?” “怎么不开别的,就开我旁边这一扇?” 赵意晗转转眼睛,“是么,没注意。” 夏藤知道她揣着明白装糊涂,抓起自己的课本,摊在她面前,“我的书全湿了。” 赵意晗很没诚意的笑起来:“不好意思咯,我没看见。” 两个跟班也跟着笑起来。 夏藤静静看她两秒,突然手一抬,把书扔在她身上。 “那你现在看看。”她说。 气氛扭转的太快,夏藤的反应出乎意料,看戏的全都屏息凝神。赵意晗愣了一秒,闲散的笑容收下去,怒意迅速布满整张脸,二话没有,拿起夏藤的书直接冲着大开的窗口丢出去。 伴随着“哗啦哗啦”的纸张飞舞的声音,书像一只被雨打落的蝴蝶,从三楼掉了下去。 赵意晗在窗边回头,一双眼冒着火,态度嚣张到极点:“敢砸我是吧?还有什么不想要的,来,我都替你扔了!” 夏藤被这一声吼懵了,刚才的冲动和气愤被一股难以名状的羞辱覆盖。她没受过这样的待遇,从前的学校里没有这样对她的人,加上她的特殊身份,大家都带着面具,表面上一派祥和,气氛再不对头,也没人主动撕破脸皮。 显然赵意晗不打算就此结束,夏藤越沉默,她的情绪越高涨,“继续啊?你刚刚不是挺横吗?继续跟我狂啊?” 夏藤耳边只有心脏的狂跳,重到可以盖过所有的声音。 全班的人都看着她出丑。 她不能接受。 她已经习惯于只把光鲜亮丽的那一面展现给众人,她永远是高高在上的。

《酸梅》黄三

这里不是网络世界,那些网民的恶言恶语她可以不看,可以逃避,这些羞辱却是活生生发生在当下的,她正在经历的。 夏藤别开凳子冲出教室,一路撞到好几个学生,有人对着她的背影大声骂“傻逼”,那一瞬间,她这几个月所有受到过的辱骂都挤进脑子里。 “一看就是主动勾搭人家的,想钓金主呗。” “看她平时就一脸***样,不知道吹什么性感禁欲气质,明明很低俗。” “就我觉得她不好看?长相很刻薄啊……” “娱乐圈果然够脏的,这么小年纪为了上位不择手段,让你爸妈看见不丢人吗?” “一路睡来的电影资源吧。” “滚吧,太恶心了。” …… …… 暴雨如注,打在身上都疼。 夏藤蹲在雨里,书已经被雨淋了个透,烂了两页,一半沾了泥。 她也是。 她用手抹开封皮上的泥,抱进怀里,慢慢站起来,久蹲之后供血不足,她弓着腰缓了一会儿,才直起身。 脚踩进教学楼,地板上一溜儿她身上滴下来的水,过来过去的人都在瞄她,她低着头走,不看任何人。 二楼楼梯口有个大平台,几个男生在那儿扎堆抽烟,嘻嘻哈哈的闹着,夏藤垂着脸路过,里边一人出了声。 “喂。” 她丝毫没意识,直到马尾被人一把拽住,头皮一阵拉扯,她被拽着倒退了好几步。 祁正把她拽过来后就松了手,沾了一手水,甩了几下,“操”了一声。 夏藤捂着被拽松的马尾看他,他掀起眼皮,声音还很困,说:“想收拾你的人不少啊。” 从他们这个视角,可以看到她刚才在雨里找书。 他似乎是听她和赵意晗吵到一半被这群人叫出去的,在教学楼走廊里正大光明的抽烟,或许这学校没什么事儿是他不敢干的。 夏藤什么也不想说,眼神空洞而冷漠。 祁正叼着烟,风雨在他身后呼啸,他要笑不笑的看着她,“被水浇的感觉爽不爽?” 这人记仇。 夏藤知道他这话什么意思。 她没什么表情的点头,转身要走,祁正在她身后开口:“我让你走了?” 夏藤太阳穴一阵突突,她闭了闭眼,转回去,“你不就是想看我笑话么?还没看够?” 旁边一男生开口:“我靠,你这姑娘说话怎么刺刺儿的,看你这样,得罪人了吧?都让人整成这样了还不长记性?你再得罪他,以后有你受得知道不。” “无所谓。”夏藤目光略过祁正,了无生气:“多你一个少你一个,都一样。” 祁正原本坐在栏杆上,帽子还扣在脑袋上,他听完,低头把最后一口烟抽进去,然后跳下来蹲着,一边在地上碾灭一边笑。 夏藤还没搞明白他笑什么,下一秒衣领便被人揪住,他怎么过来的她尚未看清,一张脸已经近在咫尺,一点儿笑意都没有。 他拎着她,说:“你挺厉害,没一句话是我爱听的。” 夏藤脖子受着力,发声艰难:“你干什么!” “多我一个少我一个,都一样?” 祁正重复一遍,紧拽她衣领的手一推,把她丢开,“你好好看看一不一样。” * 夏藤浑身湿透,和祁正一前一后进班。

《酸梅》黄三

夏藤从前门,祁正从后门。 班里上一秒还吵的跟集市似的,这一秒全都安安静静。大家盯着夏藤,一路目送她入座,然后再看看趾高气昂坐在位置里的赵意晗,两者差距大的有点残忍,高下立见,刚才那场争吵,赢家是赵意晗。 夏藤知道自己有多狼狈,始终没抬头。 江澄阳从座位里蹦起来要把外套给她,祁正趴在桌子上,叫了他一声:“江澄阳。” 他头都没抬一下,声音懒洋洋的,但就能让人听出明晃晃的威胁来。 江澄阳动作一顿,秦凡从后搭住他的肩,把他用力按回座位。 “不要多管闲事。”秦凡说。 事情似乎有了新发展,班上同学的表情都变得很微妙。 夏藤当听不见看不见,把桌洞里的外套拿出来裹在身上,膝盖弯着,脚踩在凳腿上,太冷了,她得缩成一团才能稍微回点温。 再坚持两节课就能回家了,夏藤垂着脸想,下午的课她一定要请假。 整节课过得浑浑噩噩,身上半湿半干,难受的要死。后半节课的时候,她开始打喷嚏,鼻子有堵塞的迹象,估计是感冒了,症状显示的很快。 下课,热水喝完,她出去接了一趟,回到教室的时候,有同学看见她进来,表情说不上来的复杂,又隐约透着兴奋。 她走回去,心一沉。 她的书包和其他东西全部堆在后座那个男生的桌子上,而那个男生的东西则换到了她原本的桌子上。 也就是说,她被强行换了座。 就在她出教室的这几分钟里。 祁正正在欣赏他的劳动成果,难得下了课没出去疯,他人坐在自己的桌子上,两脚踩着夏藤的凳子腿,见夏藤立在旁边一动不动,说:“坐啊。” 夏藤只觉得一阵窒息,捏紧水杯,问:“你是不是有病?” 一旁观战的秦凡哈哈大笑,“阿正,人家问你是不是有病。” 祁正挑了一下眉。 “你换我的位置,征得我的同意了吗?” 他摇头。 “那你凭什么擅自替我做决定?” 祁正看起来认真的想了一下,然后说:“因为我想。” 夏藤瞪圆眼睛,“因为你想,我就得听你的?” “不然呢?” 理所当然,天经地义。 夏藤把水杯放在桌子上,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我没办法和你沟通。” 祁正眼睛随着她动了一会儿,问:“你坐不坐?” 夏藤回答迅速:“不坐。” 她说完,手里刚拿起的书被他一掌拍回去,牢牢按在桌子上,夏藤怎么抽也抽不出来,她来了火:“你到底想干什么!” 祁正敛起吊儿郎当的表情,反问:“你想干什么?” 夏藤说:“把座位换回去。

《酸梅》黄三

” “我让你坐这儿,谁敢和你换?” 祁正笑和不笑完全两个样子,一个懒散,一个吓人,两者切换的毫无预兆,阴晴不定喜怒无常。 比如现在,她不知道他下一秒还会干出点什么。 这样的人讲不通道理。 夏藤知道和他再争下去也没结果,还不如私下找田波。 她不争了,扶着凳子坐下,祁正也不收腿,依然踩着凳腿,她的脊背蹭到他的膝盖,她侧头看了一眼,什么也没说,自己往前坐了点。 突然就安静下来,不争也不闹。 他拿膝盖顶她脊背,她没回头,不理。 再顶一下,还是不理。 “又哭了?” 他要去扒她的脸看。 没人来得及去探究这个“又”字。 夏藤在他凑过来的瞬间回头,二人目光交汇,离的很近,祁正整张脸印在她眼睛里,好看的过分。 同样的,夏藤似乎忘记自己是个靠脸吃饭的人,她很漂亮,漂亮到一群人因她的皮囊而痴迷。她很擅长用眼睛表达情绪。她拍电影时,脸部特写很多,他们说,她的眼睛会说话,比言语更生动。 她瞪着他,声音却很轻。 “为你哭,值得吗?” 有那么一瞬间,祁正的世界是安静的。 他想到了点什么,也或许什么都没想,只是距离太近,只是视觉感太强,只是刚好撞见了,然后他就把一切忽略了。 这个感觉,他从未有过。 他彻彻底底被她眼底的高傲刺到了。

酸梅黄三经典语录

原创文章, 未经许可严禁转载!

本文链接: https://www.wmjuzi.cn/a/202206/24/644479.html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相关句子
作者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