句子大全

搜索句子

酸梅——黄三

木木倾聆 查看评论  点击:6784

原标题:酸梅黄三经典语录,酸梅——黄三

她风风火火往外冲, 行了我回去收拾行李,你也快点,明天见。 乔西过来借厚外套,大夏天的,她的大衣都在家没带过来,谁知道过来说着说着就聊上了。 夏藤 嗯 了一声,把她们仨送走,房间恢复安静,她对着凌乱不堪的宿舍,轻轻叹了一口气。 放暑假了,她们宿舍的考完试当天下午就回家了,夏藤和班上几个朋友报名了一个短片比赛,准备趁着假期一块儿出去取景,所以四个人都选择留校。 夏藤把床上那条引发话题的白色裙子拿起来,裙子再没穿过,保存如新,灯笼袖,细纱与银丝,太仙了,和她现在的风格完全不搭,所以乔西进来一眼就看见这条裙子,问她什么时候买的。 这几年,夏藤去哪儿都带着这条裙子,人总要有个念想,看见它,就像看见了那段少女时光,她想记得,所以总得依托个什么,不让那段回忆成为过去。 可是,今天她发现,已经过去了。 除了感叹,她没有别的情绪。 这些年都是如此,她不太容易笑,也哭不出来,不会欣喜,也没可什么难过的。什么事儿都激不起她的情绪起伏,老师夸她沉稳,说见过大风浪的人就是沉得住气,夏藤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她曾经也是轻而易举被一句话刺激到浑身发抖的人。 只能说,时间真可怕。 夏藤走向阳台,点了一根烟,背景的窗户上,印出她被风吹乱的齐肩短发,窄肩细腰,短发利落,一身黑衣。她看着空荡荡的夜色,呼出一口薄烟。 她和他真的从彼此的世界消失了,故事的前半段高低跌宕,所有人都为之感叹时,戛然而止。 又有什么可惜的呢,十几岁,自尊心比什么都重要的年纪,他们都那么骄傲,根本不明白离别的意义。 不是所有的青春故事,都能落个美满结局。 没有被那场争吵毁灭,没有看到彼此面目全非,已是万幸。 夏藤当年的黑白短片,呼吁不要网络暴力,它会如何让一个人的生活失去色彩,得到了许多殊荣,直到今天,仍然被很多人提起。 也是那次,夏藤知道了自己想要什么,她不是非要表演,她想表达的,从来都是故事本身。 她可以用另一种方式展现出不同的人与事,甚至,去创作。 夏藤休息了半年,旅游回来后,自己在家复习了一年,报考了传媒学校的编导专业。她和许潮生志向不同,他野心勃勃,蹦着比他爹更牛逼的位置去的,她不,拍点想拍的,就行了。 初进校时,确实引起不小的轰动,当年她那些事儿闹得沸沸扬扬,哪怕过去了一年半载,还有不少人记得。 好在娱乐圈每天都在变,她退出以后,就不再是那个处处会被人关注并放大的明星夏藤了,新鲜感与八卦欲很快褪去,同学们习惯了她的存在,也就不觉得特殊了。 那些事后,夏藤变了很多。

酸梅——黄三

曾经眼中的高傲和清高被打碎,看什么都淡淡的,好像丧失了悲喜的能力。人低调了,话也少了,对外界一切信息漠不关心,越来越沉浸在自己的世界。 陈非晚时常搞不懂她现在在想什么,夏藤反过来安慰她,她不会自寻短见,她会好好活着。 或者说,活着,就好。 被压抑的太久,身体反噬得厉害,她没有力气去想太多东西,只想轻松一点,安稳一点,让人们淡忘她。以后的人生,独自按她想要的方式来。 第二天一早,一行人出发,除去班上的三个,还有乔西的师哥,师哥和他的几个朋友。 一群搞艺术的小年轻们,风格迥异,拎着大包小包,脖上挎着摄像机。 他们此行坐绿皮,因为想去的都是些小地方,很多地儿没通高铁。萧雅和何念欢都没坐过绿皮,扛着一兜方便面和饼干,兴奋得不成样子。 火车站,是个充满各色人物的地方。 背着大包小包还要哄孩子的母亲,蹲在角落煮泡面的,席地而坐打盹儿的,叽里呱啦操着方言聊天的,手里捏着票紧盯提示牌的 夏藤安静坐在行李箱上,听着四面八方的声音。 她喜欢听各种各样的声音,观察各种各样的人,她会猜他们经历过什么,背后有什么样的故事,是这些无数个体,组成了大千世界。 她时常觉得,人们至死只能看到世界的千万分之一,是一种遗憾。 一路向北。 短片主题是 人物 ,拍摄进行的还算顺利,小地方的风土人情皆是素材,连路边卖花的老太都是一段故事,不免让人想起那年传遍网络的 今生卖花,来世漂亮。 乔西她们三个收获满满,每天都在修改删减,夏藤却一直提不起劲儿,说不上来的感觉,她觉得什么都欠一点。 夜间,火车空调开得太高,夏藤被吹的头疼,床下的萧雅呼噜声震天,她拿手机录了会儿,给她微信语音发过去,然后裹了件衣服起身下床。 火车明天到站,容城。 这地方她当年离开的时候,压根没想过会再回来。 夏藤觉得自己睡不着,也不光是头疼。 他们这次的行程,劳逸结合,也算出来旅游一趟,起初她看到他们计划去往的城市都在北方后,也没怎么多想,天大地大,不可能那么巧,就算最后真撞上了,也无所谓。 结果,还就这么巧。 他们把容城定为最后一站,叶博安的朋友说去年他来过这边一次,这两年旅游业发展起来了,主打回归原始生活,城市气息不浓,小城氛围好,很值得过来放松心情。 一群人艺术细胞敏感,听见 原始 两个字,说什么也要来看看。 夏藤不好驳众人意,只能坐在旁边听着。 火车灯熄灭,车身 咣当咣当 地晃动,只有每节车厢两边亮着,夏藤路过各种格挡的打呼声,到吸烟区,叶博安嘴里衔着烟,手里拿着相机,他在看今天的照片。 听见有人来,他侧头看了一眼,相机关上了。 睡不着? 夏藤 嗯 了一声,低头点烟。 叶博安目光随着她手中的火光,再移到她脸上, 看你今天都没怎么说话,这几天跑累了? 没有。 不想被察觉出什么,夏藤解释: 空调吹冷了。 多加件衣服,坐火车就这样。 嗯。 她看向窗外,和那年一样,灯光连成线,飞速向后流去。 叶博安问: 拍的怎么样? 一般。 我看乔西挺满意的。 她立意不错。 人物有大有小,这几年大家都学会以小见大,另辟蹊径,想追求一个 真 ,可如果不够深刻,发掘不到最独特的东西,反而又失了 真 。 夏藤答得平淡,叶博安当她心情沮丧,安慰说: 你也别把自己逼得太紧了,明天最后一站,好好休息吧。

酸梅——黄三

拍不拍得出来,夏藤其实不那么在意,她都是凭感觉来。不过面对叶博安不着痕迹的关心,她没有多说,只是点了点头。 容城呆了两天,他们租了两辆车,打算转去附近的县城看看。 县城和县城离得都不远,大点儿的逛一天,小的就顺带看看,领略了一番小城风俗,又在路上晃了两天,第三天上午,一行人路过昭县收费站。 夏藤坐副驾驶戴着墨镜,看着车道前的栏杆缓缓升起,路旁巨大的蓝色路标写着两个字:昭县。 昭县近两年旅游业发展的不错,从高速下来即将进入市区时,远远就能看见花团锦簇中一个巨型立牌,上面几个大字: 美丽昭县欢迎您 。 夏藤: 土是土了点儿,但还挺亲切。 路边新开了很多宾馆和饭店,建筑物部分翻了新,商铺外观统一装修,都是亲一色的黄色底色招牌,高楼倒是没建起多少,应该是想保持县城原貌。 路边停的车多了,看车牌号,各地的都有,那位来过的学长说,这儿很多人自驾游过来的。 乔西问住哪儿,要不然现在先把房订了,学长露出得意神色, 来这儿住宾馆就没意思了,我带你们去个好地方。 民宿啊? 有点像,我去年来过一次,跟我订房那朋友要了老板的联系方式。他在这边几个县城开了挺多家,位置都选得特别好,景漂亮,带院子,自己做饭干嘛都行,我们人多,住这种地方方便。 学长说已经联系过了,大家也没异议。他指路,乔西给后面车上的萧雅打电话,让他们跟着车走。 越开越往西。 夏藤始终没说话。 二十分钟后抵达目的地,当年的荒野被打理过,种上了花,放眼望去,满是娇艳的朵儿,乔西尖叫着举起相机就冲下去了,学长按下窗户喊她: 里面还有一截路呢! 乔西摆手: 你们先去你们先去! 我服了你这师妹了。 学长笑着收回脑袋,跟叶博安说: 再往前开一点。 那条小路变宽敞不少,车开上去也稳稳当当的,不久后,一排矮房映入眼帘,翻修过,但古朴的质感没有变。 所有人下车卸行李。 夏藤搬下自己的箱子,把乔西的也扛下来,那边学长直接过去,在门口的花架下找到了一把钥匙。 何念欢在旁边睁圆眼睛, 老板就把钥匙放这儿? 他今天早晨给我发信息说去别的店了,让我们自己开门。 这么随意啊?不怕丢东西? 他人就这样,我们上回去了两个地儿,住的店都是他开的,住了快一星期吧,总共还没见上两面。 学长开着门上的锁, 长得特帅,可惜了,你们见不上。 切,谁稀罕。 乔西赶上大部队,过来就听见这么一句。 她把自个儿的箱子往前推了一截,回头看夏藤, 走啊,你愣那干嘛? 夏藤动了一下,又问学长: 所以 他不来吧? 学长当她随口一问,也就随口一答: 应该不来,估计就店员过来登记下身份信息,我们住我们的。 夏藤没回话,过了会儿,点了下头。第57章 你不对劲。 乔西放好行李,把夏藤拉到一边, 你特别不对劲。 夏藤抬眼,语气平常地问: 我怎么了? 她表情很淡,让人找不出丝毫不妥,乔西吸气,盯着她看半天,也看不出个所以然。 夏藤做演员几年,这点儿本事还是有的。 乔西泄气似的转了个身,又转回去,不服, 反正你不对劲。 夏藤不多话,叶博安过来敲门, 东西放好了吗?出去转转? 她还没出声,乔西抢先挡门上,挑眉, 师哥问我还是问她? 叶博安把她脑袋拨开, 问你们。 夏藤装了两个摄像头在包里,对他们说: 走吧。 房子里外都装修过,保持了原木风格,家具设施也偏年代化,没有太多智能电器。庭院休整一番,架起桌椅,石阶上摆满各种绿植,有鸟儿落屋顶上,人一动,惊起扑腾翅膀的声音,整个儿环境透着一种回归本真的自在,景致舒心。 学长说昭县这边的房子是老板所有店里最特殊的一家,好像以前是自己家的房子,所以每次只招待一波客人。 夏藤和乔西一间,萧雅何念欢一间,几个学长睡大房子挤一间,全部把行李放好后,一群人开着车进县城逛去了。

酸梅——黄三

昭县没怎么大变,各种店家确实开起来不少。路上游客模样的人多了,还有和他们一样带着相机的,这儿景美,天清透,云压得低,一盏路灯,一块门牌,路缝里生长的野花,都是一幅画。 天黑前都回来了,这几天路上奔波,大家想早点回来休息。夏藤没进去,举着相机走进那片花海中,曾经这片贫瘠荒凉之地满是枯藤,如今却开满鲜花,暮色之下,再也不是只有孤独的风和人了,夏藤慢慢走着,就像慢慢走过当年停留在这里的回忆。 花瓣攒动,她越走越深,放下相机,闭着眼听。 手机突然响了。 乔西打过来,问她身份证在哪儿,来人登记了。 夏藤睁开眼。 那边似乎有人说了什么,乔西 哦 了两声,又道: 你先回来吧,他要认一下人。 夏藤往外走, 是他们老板还是店员? 乔西没看仔细就进屋去翻身份证了,道: 我不知道,看着挺年轻的,店员吧。 夏藤还没走到跟前,就看到门口停着一辆黑色吉普,看这架势,应该是等会儿直接开走的意思。 大门敞着,里面是他们几个嬉闹的声音。 夏藤走进去,目光齐刷刷向她涌来。 乔西蹲地上,嘴里啃着半个苹果, 我没找着你的身份证,你拿给老板看吧。 她眼睛往旁边挪。 院里的石凳上,坐着一个人。 翘着腿,手里转着笔,笔尖在铺在桌上的纸面轻点,一磕一磕的。 看见脸后,夏藤呼吸浅了一瞬。 如果他此刻容貌变样,变胖,变丑,或是与人打交道多了,举手投足变得油腻,圆滑,又或者没有丝毫长进,时光推进,他还封闭在这里,自负满满,她都能接受,或者说,更容易接受。 因为那样,才能更说服自己,有关于他的事,真的过去了。 可是,都没有。 甚至相反。 他更利落,更成熟,也更鲜明。步入社会几年,让他和他们这些仍在校园的人气息完全不在一个层面,稚气与青涩褪去,他就这么悠悠哉哉坐着,看见她进来,没有露出一点儿多余的表情。 不是说店员么? 她收回视线,目光转向乔西。

51

酸梅黄三经典语录

原创文章, 未经许可严禁转载!

本文链接: https://www.wmjuzi.cn/a/202206/24/644508.html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相关句子
作者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