句子大全

搜索句子

酸梅——黄三

鱼鱼 查看评论  点击:8368

原标题:酸梅黄三经典语录,酸梅——黄三

他觉得自己贱,她从来没看上过他,对他说过两次滚,他发了那么多誓再也不管她,到头来,她一出现,他还是上杆子往上贴,忍都忍不住。 夏藤还是上了车,闹归闹,那么多东西还在他这儿,她不能撒手不管。 途径西梁,过桥,底下的河水依旧湍急,从那年一直流到今日,护栏越架越高。 夏藤不由自主往坡上看,还能看到参差不齐的房屋,祁正余光瞟到,放慢了车速。 想看我就停车。 这是上车后他俩的第一句话。 年纪长了,谁都得学会迅速翻篇,给台阶就下。 不过,这是夏藤的想法。 祁正不是,他不想浪费时间在没必要的冷战上,弄得他不痛快。 车停在坡下,夏藤和他一前一后。 昭县再怎么变,西梁没变。还是那些个自家小院配幢房,绿树红门,蓝色路牌,标明几街几号。 有几家窗户打开的,还能听着里面锅铲铲过锅底的炒菜声,和一股子油烟味。 祁正走在路边,阳光从树缝中投下的斑驳落在他肩上,他的头发理短了,不像以前刘海快能扎眼睛,走路有点儿驼背,脑袋上总喜欢扣着帽子,好像总是行走在黑暗里。 夏藤静静跟在他身后,看着他前行,看着他顺手拔下一根草叼嘴里,有一搭没一搭地晃着,看着他走一路踢一路脚底下的石子儿,看着他装作不经意地侧一下头,看她还在不在。 她眼睛有点疼,脚步停住。 祁正没有变,他甚至,一直留在这里,都没有长大。 走到熟悉的那一片,夏藤看见了江澄阳家的房子。 只不过,大门紧闭,土墙围起的狗窝也空了。 江澄阳和江挽月呢? 夏藤几步走到祁正身边,问他。 高考完那年就搬走了。 夏藤惊讶, 去哪了? 都考到山东了,他们家就在那边租了房。 山东。夏藤问: 不回来了? 祁正说: 谁知道。 心里一阵空落落,她眨了眨眼睛,又回想起一个人名, 秦凡呢? 容城技校。 他没出去? 祁正嗤笑, 容城对他来说已经算出去了。 夏藤有一会儿没说话,也就是说,曾经的那伙人,高考毕业后就分道扬镳了。还记得江挽月说过,是不是一路人,做选择的时候才看得出来。 她念叨出来,祁正听笑了, 江挽月给的选择,也得看秦凡选不选得起。

酸梅——黄三

她看他,问: 那你呢? 他表情一收,没有立刻回答。 夏藤轻声说: 问你呢。 走的走,离开的离开,他留在这儿,像是意料之中的结局,又让人觉得怅然。 他本是他们那群人里,最不该困在这里的人。 祁正淡淡说: 你不看见了么。 夏藤想了下他现在的身份, 没上大学? 没考。 她一愣, 什么? 我和陈彬后来又打过一次,我把他们从昭县弄出去了,闹挺大,就不想上了。 字眼触目惊心,祁正说的风轻云淡。 不是说让你离他们远点 她脱口而出,又猛得止住,祁正不走了,靠墙上垂眼打量她,眼神充满玩味。 她及时止损。 看她那样儿,好像以前的感觉回来了点。祁正笑了一声,道: 别瞎操心,我过得挺好的,认祖归宗了,这几家店也是他们帮忙开的。 你妈妈家? 你爸呢? 给我看店,我发他钱。 这样听着,好像一切都终于归于平静。 至于那是个怎么样的过程,他没有说,她也没有问。 拐角就是沈蘩家,祁正下巴抬了抬,问: 还去么? 夏藤回头看了一眼,很久没人住过,那棵院中参天的大树也多了几分颓败之意,孤零零地伫立着。 哪能永远生机勃勃,什么都会老去。 夏藤敛起目光, 没什么可看的,走吧。 沈蘩从这儿被逼走的那天,让她怀念的,就不剩什么了。 天色将息时,小院中升起了白烟。 几个人分工明确,切菜的,穿串儿的,烤肉的,夏藤最闲,负责把串好的串儿递过去烤,再把烤好的装盘放桌上。 烤肉的是祁正,工具全是他提供的,他们硬要留下他一起,他也没推脱。 夏藤把新串好的一盘肉端过去,祁正站架子后面翻烤着,吃喝玩乐方面的经验他总是很足。 烟雾缭绕,夏藤扇了扇,把铁盘放他旁边, 何德何能,连我们烧烤老板都亲自下厨帮忙。 我怕你们把我院子烧了。 祁正头都不抬,手上继续, 不然我留下是因为你么。 夏藤说: 我可没这么想。 你一脸自作多情。 夏藤啧了声,还没说什么,那边乔西喊她: 先过来吃吧,不够了再烤!不然要凉了! 夏藤应了一声,再转回来也不想多解释了,悠悠看他一眼, 一起吧,祁老板。 就这一声,这一眼,祁正半个身子麻了。 酒肉穿肠,很是畅快。 一群人聊着天发着笑,在座的很快都被酒精熏红了脸,姿态也闲散起来。 夏藤在餐盘里找烤土豆,她喜欢土豆,不过都被吃完了,叶博安让她等一会儿,又问他们还想吃什么,过去拿了几串生的,捅捅烤肉架里的煤炭,火又旺了,搁上面烤起来。 乔西瞅了两眼,胳膊搭上夏藤, 唉,为照顾你一个,还得把我们都算上。 夏藤喝了一口酒,辣劲直冲嗓子,她挤了挤眼睛,看到坐她斜对面的祁正,那几个学长和他聊得正起劲儿。 融入得还挺好。 乔西每次提起叶博安,她都这样,心不在焉的。 她顺着她视线看过去,凑她耳朵边, 喜欢这种的? 夏藤低下眼,看乔西两个脸蛋红扑扑的, 你喝多了? 这老板确实挺帅,脸够绝。 乔西下巴垫她肩上,嘴里嘀嘀咕咕地分析着, 不过类型太少见了,一看就特野,不差女的追。还是我师哥比较沉稳。 夏藤说: 你师哥也不差女的追。 但是他心有所属。

酸梅——黄三

乔西说着说着就上手了,往她胸前摸, 美女,你的心呢?别老这么冷漠啊。 夏藤打掉她, 起开。 乔西龇牙咧嘴地推她, 拿两串肉来,我还没饱。 夏藤拨开她,整理好衣服走过去。 叶博安烤的差不多了,正在收尾。 她要装盘,他拉住她的手腕,举起来一串, 你先尝一下,我不怎么会。 夏藤没来得及反应,就势尝了一口。 咬了一嘴香辣,味道不错。 可以,熟了。 她舔了舔唇。 叶博安只抓了一下就松开她, 嗯 了一声,把烤串儿装进盘子里,和她一道回去。 夏藤安静地想,他是这样的,注意她的感受,分寸拿捏的刚刚好。 既能让她感受到,又不让她厌烦。 刚坐下,萧雅就笑得神秘兮兮的, 好吃吗藤藤? 她没听懂,点了下头,还没点完,萧雅又调侃道: 学长喂得能不好吃吗? 原来是这么回事,被看见了。 她懒得解释,随意笑笑。 目光划过他那边,他恰好仰头喝酒,眼睛沉沉望着她,眼神很深。可再去探究什么,又都被藏了起来。 他一饮而尽,不轻不重地放在桌子上。 怪不得我之前觉得昭县这名儿熟悉。 萧雅突然一拍桌子, 藤藤,你当年是不是来过这儿上学? 夏藤也不打算藏着,简单道: 高三的时候。 怎么不说啊,那你对这应该挺熟了? 一般。 她语气轻淡, 就呆了半学期,没什么印象。 那边,祁正动作一顿。 幅度不小,乔西注意到了,她往他那儿看了一眼,耳边又听夏藤和萧雅的对话,好像想起了什么。 她正要说话,叶博安出声道: 行了,过去了还提它干什么,对她来说不是好回忆,能忘就忘了。 第59章 你怎么知道不是好回忆? 祁正突然开口,桌上的视线全都聚过去,夏藤喝的酒瞬间变成冷汗冒了一背,她坐起来,还没说话,叶博安接话: 你不了解她。 了解这种词都用上了。祁正气得牙根痒痒,脸上还似笑非笑的, 那你有多了解? 夏藤给他使眼色,他看不见。 叶博安觉得他态度奇怪,但还是答了, 我和她三年同学。 祁正在舌尖品了品这个年份,他和她才多久,半个学期? 他重新倒了杯酒,笑得邪气, 三年还没追到手啊。 夏藤怕他越说越没个把门,一拍桌, 你够了没? 祁正酒劲上头,她发火,他就高兴, 不就聊天么,发那么大火干什么? 老板虽然帅,但一直不怎么和人搭话,看着怪冷的,没想到这会儿对夏藤反应这么大。一桌人都看出点猫腻来,氛围顿时变得意味深长。 叶博安摩挲着酒杯,不知道在想什么。 乔西喝得也有点多,趴桌子上,压低声音问祁正: 你老实说,你是不是看上我们家藤藤了? 夏藤把她往回扯, 你喝多了就进去睡觉。 祁正目中无人得很, 看上了又怎么样? 乔西一听,完蛋,敲敲桌子, 你得讲先来后到啊! 先来后到? 祁正笑容一深,满脸讽刺, 你知道个屁。 乔西 嘿 了一声,还要说什么,夏藤筷子一摔,拿了烟盒从座位上起身,祁正这个疯子,他从来都是这样,不看脸色,不看地点场合,不计后果。 惹不起躲得起,她不管了,爱说什么说什么。 庭院外,她靠着门抽烟,风大,烟烧得很快,快到头时,门开了,叶博安出来站她旁边。 月色浓郁,他身上飘来的酒气挺重。 他靠在另一边,看了她一会儿。 你们认识吧。 夏藤弹掉烟灰, 和不认识差不多。

酸梅——黄三

不认识你不会这个态度。 夏藤轻嗤道: 你不会真以为挺了解我的吧。 本来真以为。 叶博安自嘲地笑笑, 刚才不了。 夏藤把烟头扔地上踩灭,看向别处。 叶博安又说了一句: 他挺特别的。 祁正是有这个本事,见过他的人,没有人不对他印象深刻。 大门开了半扇,能从院子里看到门口说话的两人,隔太远了,什么都听不见,但祁正能看见那姓叶的看向夏藤的眼神。 他和他一样,所以他看得懂那是什么眼神。 酒杯越捏越紧,祁正气得胸口发闷。 他半天不回话,乔西催促, 你怎么不说话了?你们俩到底什么关系啊? 祁正强迫自己收回视线, 同学。 就同学? 乔西不信, 可是你好像看她不顺眼。 祁正说: 那是她欠我的。 欠你什么了? 乔西这顺势一问,却让祁正愣了半天。他一直觉得夏藤欠他的,她让他高兴,也让他恨得想掐死她,他反复无常,患得患失,给她低头认错,能豁出去的都豁出去了,他看不见她的任何回应。 可是现在让他说个一二三出来,他发现,她其实没做错什么。 如果这样,他就找不到欺负她的理由了。 祁正不想承认这个事实,紧紧盯着门口,说: 她就是欠我的,你知道这个就行了。 门外,东扯西扯了一会儿,夏藤跟叶博安说: 进去吧。 两人进去,里面的几个都喝得有点儿多,面红耳赤说话含糊,俩学长就差坐一块抱头痛哭了,满桌酒瓶东倒西歪,只有祁正看着还算正常。 又不是什么生死局,怎么就喝成这样。 夏藤过去扶乔西进屋休息,她趴她肩头,手舞足蹈的, 你这同学很能喝啊。 这同学是谁,她不用猜。 祁正说是她什么她都不惊讶。 夏藤瞥她一眼, 你被他灌了。 乔西不服, 他为了套你的消息,也被我灌了好多呢。 那他怎么没倒? 乔西智商已经为负,拐不过弯,手一挥, 反正他也喝了好多。 夏藤把她推床上,让她把鞋蹬了,然后给她铺上被子, 睡觉吧你。 她转身要走,乔西不知抽什么风,突然从被子里探出身来,一把拽住她, 你等会回来睡吧? 夏藤莫名其妙, 不回来睡我睡哪儿?

53

酸梅黄三经典语录

原创文章, 未经许可严禁转载!

本文链接: https://www.wmjuzi.cn/a/202206/24/644620.html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相关句子
作者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