句子大全

搜索句子

眼泪与圣徒的笔记215

云霞 查看评论  点击:147

原标题:眼泪与圣徒经典句子,眼泪与圣徒的笔记215

《眼泪与圣徒》的许多主题,是齐奥朗会在后期的成熟之作中一次又一次回归的主题:音乐,灵性,苦难,死亡,孤独,怀疑,绝望,颓废,上帝,以及虚无。

词汇表:

圣洁,圣徒,上帝,眼泪,回忆,痛苦,火焰之中,苦修

淫乐,音乐,性爱,出神,狂喜,生命的无望,无产者,乞丐,火焰之侧

——————————————

书名《眼泪与圣徒》与罗马天主教传统中“眼泪的恩赐”有关。《灵修辞典》(Dictionnaire dela spirimalite将“眼泪的恩赐”描述为

“一种复杂的现象,由特定的灵性情慷及其具体表征构成”。此书列举了神圣之泪的

三种类型:悔罪的眼泪恐惧懊悔的净化泪,爱或恩典)的眼泪,为基督受难而同情哀泣的眼泪。

13世纪早期从阿西西的圣方济St.Francis of Assisi开始,占主流地位的是最后那一类型的眼泪。

——————————————

爱说反话的人难免被误解。

阳否阴述(apophasis)是一种欲迎还拒的伎俩,作者把真正要说的话藏在迷魂阵里,借此筛选预期的读者——他不低估我们的智力,我们也别辜负他的苦心。

尼采的密码在这句话里:“查拉图斯特拉,你这样的不信仰比你信仰的时候还要更加虔诚!在你心里肯定有某一位上帝才使得你反过来变得这样不信神。”

———————————————

当一个民族在世界中为自己开辟道路时,一切手段都是合法的。惟有在衰颓中,当他们捍卫空无一物的内容,恐怖、罪行、兽性和背信弃义才显得卑劣而不倒的;假如情形相反,这些品质有助于一个民族的上升,它们就是没得。一切胜利都是道德的。

——————————————

他像我们一样不彻底,甚至有一颗比我们更加柔软的心,所以才会选择眼泪为苦难的象征。

齐奥朗有着一些巴塔耶式的东西:

他指出了圣徒的苦难与淫乐相通,出神、狂喜(extase)在神秘主义的外衣下藏着的实际上是******体验,是交媾的迷醉。简言之,圣徒乃是一台寻觅着痛苦的机器,因为痛苦对于他们来说,就是同上帝交媾的快感。因此,耶稣是没有位置的,圣徒享受扮演耶稣的快感。

他指出了泪水中隐藏着的苦难的魅力,这是笑中的眼泪,而圣徒只看到了泪。

齐奥朗也在尼采的门口徘徊,因为缺少了生理学的研究,永恒轮回对于他来说就只能是信仰。作者因此陷入了自我的怀疑。

齐奥朗成为了虚无主义者,一个通往尼采的路途上的颓废者,他仰慕尼采,瞥见了巴塔耶,但又始终在圣徒的彼岸世界的压迫下踌躇不前。

—————————————————

p4 “小提琴的音色是天堂大门打开时的声音”。那天使的叹息又该比作什么?

p5 为了获得圣徒的负疚之吻,我将欣然把瘟疫当作赐福。

p6 在那些年代,人们悉心养护自己的秘密。任何时候你都可以对上帝诉说,祂会在自己的虚无中掩埋你的叹息。如今我们无可慰藉,因为无人倾谈。我们已然沦落到向凡夫俗子告白自己的孤寂。这个世界一定曾经活在上帝之中。历史分为两段:人类被上帝有声有色的虚无深深吸引的过去;世界的虚无掏空了神圣之灵的现在。

p7 在最后审判中,只有眼泪会被称量。

p10 眼看不见,只有透过心才能看见。

眼睛的视野有限,它总是从外部观看。然而将世界纳入心中,内省就会是惟一的认知模式。心的视觉空间=上帝+世界+虚无。那,就是一切。

p11 音乐如何吸吮我们的鲜血?若无空间的支撑,人就无以生存。然而音乐将空间消解得灰飞烟灭。音乐是惟一能够带来慰藉的艺术,可它揭开的伤口比什么艺术都多!

音乐是苦修的原声部分。有谁能在巴赫的音乐中做爱呢?

p12 我主啊,没有你,我是蠢的,而有了你,我是疯的!

p16 利马的圣罗撒在花冠中埋针是为了谁?天国恋人又制造了一个新的受害者。耶稣是痛苦的唐璜。

圣洁是一种性质独特的疯狂。凡夫俗子的疯狂会在荒诞无用的举动中自行消耗,神圣的疯狂则是旨在赢得一切的刻意努力。

p17 归根结底,耶稣才是圣徒的绝症。

耶稣对这么多苦难负有责任。他的良心一定压得他很重很重,因为他再也不曾流露出任何生命的迹象。说实话吧,他简直不能和自己的追随者相提并论。在追随者身上,他神圣的受难成了一种病毒。圣徒给我们的是荆棘,而不是玫瑰。我不知还有什么罪比耶稣的更深重。

p18 对圣洁久久挥之不去的兴趣是一种疾病,需要好几年才能康复。

异教是对表象的深化,圣洁则是深处的疾患。

“在眼泪和音乐之间我无法加以区分。”(尼采)谁没有立刻被这句话的深邃击中心房,谁就一刻也不曾与音乐真正亲昵过。除了眼泪的音乐,我不知还有其他形式。音乐源自乐园的失落,它诞下了这一失落的象征:眼泪。

出于自愿的饥饿是通往天国的路,出于贫穷的饥饿则是大地的罪。

p19 谁也无法为他人受难。你加诸自身的苦难能将邻人的苦难减轻多少呢?

人不能同时眷恋苦难和表象。

眷恋表象的秉性使我们大多数人执着于生命。它使我们摆脱了圣洁。

p20 诗人或音乐家的悲伤从他们的内心出发,在尘世中游历,然后折返原处如一缕回声。圣徒的悲伤也从内心出发,却停顿在上帝之中,就这样实现了每一位圣徒的秘密愿望,成为祂的囚徒。

p21 假如我们自以为爱慕圣徒,那只不过是我们的软弱将他们拉近了片刻。

p22 倘若你天生具有对死亡的强烈预感,生命就会向诞生时刻逆行。它在一种次序颠倒的演化进程中重拾生命的所有阶段:你死去。然后你生活、受苦,最后你出生。或者那是诞生于死亡废墟的一次新生?只有亲身体会过死亡之后,一个人才会想要去爱、去受难,并且再次降生。唯一的生命是死后的生命。

圣徒活在火焰之中;智者活在火焰之侧。

P23 贝多芬克服悲伤之******的次数太多了。这种地步的自我克制使我疏远了他。相形之下,肖邦和舒曼像是淫乐型悲伤的鉴赏家。贝多芬似乎自傲于意志对悲伤的凯旋。他更像是绝望的鉴赏家,意志那受伤的骄傲与世界争斗不休。

我们习惯于漫无目的的受苦,迷失于痛苦的徒劳;我们习惯于以自己的鲜血为鉴。可我们也不必为此太过懊悔,因为苦难不见得会把人引向天国。

p24 不能激发音乐主题的风景无法成为回忆。

音乐有一种宇宙特质。没有对自然的爱,对音乐的激情就毫无根基。

P25 “我死时将有玫瑰飘落如雨。”(圣女小德兰)

“玫瑰,你散发着赤裸圣女撩人的香气。”(里尔克)

莫扎特的优雅中有葬礼的回声:谁不曾觉察,谁就不知优雅乃是对悲伤的凯旋,不知世上只有忧郁的优雅。

我愿全部真理诞生于莫札特的和弦,那种声音等于是玫瑰的芬芳。可既然真理既没有调性也没有共鸣,空洞的灵魂也可以领受它们如其所是,冷冰冰。

眼泪与圣徒的笔记215

p26 死亡毫无意义,除非是对于热烈地恋慕过生命的人。没有任何东西可供抛却的人怎么能死呢?超然物外是对生与死的双重否定。谁克服了对死亡的恐惧,就连生命也一并打败了。因为生命无非是这种恐惧的另一个称谓。

不曾羁绊于特定空间及其内在记忆的人,最后时刻能有什么遗憾可言?

p27 忧郁由其完整的序列:从一个微笑、一片风景开始,以一口破钟在灵魂中铿然作响告终。

p31 你在生命中愈行愈远,就愈发意识到没有什么事是习得的,不过是在记忆中回溯的结果。就好像我们重新造出一个自己曾在其中生活过的世界。我们一无所得,只是重新赢回了自己。自我认同是反向的演化。个体偶成之前的彼生——关于它的假说就是这样产生的。我们的存在模仿着一个被遗忘的原初异象。

p32 无论我们说什么,所有悲伤的终点都是一场神性中的昏厥。

p33 《约伯记》,管风琴的宇宙悲歌,啜泣的弱柳。自然与灵魂敞开的伤口。世人的心,是上帝敞开的伤口。

p34 现代世界被有限事物的引诱轻触,仿佛一个诅咒。

有些人会把自己的死亡风格化。对于他们,死去只是一个形式问题。但死亡关乎物质与恐怖。因此,若不避开死亡,人就无法死得优雅。

p36 莫扎特使我为亚当的罪而懊悔。

世人没有名号,就连圣徒也不例外。惟独上帝拥有名号。

万物的绝望在何处终结,上帝的绝望就从何处开始。

只有天堂或大海能让我放弃音乐。

谁征服了死亡的恐惧,谁就会深信自己不朽;谁没有这种恐惧,谁就实乃不朽。或许乐园里的生物也有一死,但它们不知恐惧,所以永远没有死去的机会。担惊受怕是每时每刻都在死。

p37 幸福是一段令人陶醉的休止,这是我从18世纪音乐的田园挽歌中猜到的。我只能凭借道听途说来谈论幸福。

p39 倘若世上完全没有疾病,也就完全不会有圣徒,因为直到今天都不曾有过一个健康的圣徒。圣洁是疾病的宇宙顶峰,腐朽的超自然荧光。疾病使天国贴近尘世。若无疾病,天国与尘世不会彼此相认。对慰藉的需求比任何疾病都去得更远,它在天国与尘世的交汇点诞下圣徒状态。

p40 我试图想象一个没有空间的世界——全部所得,不过是一颗圣徒的心。

每次我想起托尔斯泰对死亡的恐惧,就开始懂得大象的恐惧。

对死亡的悦纳,是那些企图逃离死亡恐惧的人捏造出来的。若没有恐惧,死亡全无意义。只有在恐惧中,并且凭藉恐惧,死亡才得以存在。智慧化育出与死亡的和解——这是一种最浅薄的面对终局的态度。

谁征服了死亡的恐惧,谁就会深信自己不朽;谁没有这种恐惧,谁就实乃不朽。或许乐园里的生物也有一死,但它们不知恐惧,所以永远没有死去的机会。担惊受怕是每时每刻都在死。不知恐惧的人就像天空的飞鸟:在蔚蓝的苍穹中读解自己的命运。

p42 生在莎士比亚和陀思妥耶夫斯基之后,我们再也无法做到明智。凭着他们,世人治愈了痛苦,背弃了原初记忆,进而以乐园之失为傲。

p42 客观的死亡对里尔克和诺瓦利斯毫无意义。其实,没有哪位诗人只死一回。

身体对一般人来说成其为问题吗?仅仅在它生病的时候。除此之外,一般人浑然不觉地披戴着身体。

p45 乞丐是街头的芳香、门户的诚意、所有乐善好施者的救星。若没有他们,怜悯之心会膨胀的有如意识中的空洞,它无处容身,就会任由泛泛的不满情绪横行。完全可以说是怜悯之心制造了乞讨现象,至少二者是共同诞生的。

p49 我早就知道,对圣徒的评论只能是眼泪。

p50 会不会,上帝只是心灵的错觉,正如世界只是头脑的错觉?

神的无限,等于万物所忍受的全部孤独时刻。

没人信仰上帝——一切只是为了免于自言自语的独白之苦。舍此还有谁可以倾谈呢?祂似乎欢迎一切对话,充当我们抒发孤单悲伤的戏剧性借口也不感到恼怒。

没有上帝的孤独是彻头彻尾的疯狂。毕竟,我们的胡言乱语在祂那里终结,结果治愈了我们的头脑和灵魂。上帝就像一根避雷针。因为祂是悲伤与幻灭的良导体。

p51 陀思妥耶夫斯基是最后一个试图挽救天国的人。但他只不过成功加深了对堕落的嗜好。他就这样给天国,以及给我们对天国的热望,以最终一击。

陀思妥耶夫斯基也是最后一个知道亚当堕落之前模样的人,可是到头来,他只不过交给我们犯罪的淫乐。

企图为陀思妥耶夫斯基封圣是徒劳的。我们永远不会得手。但我不知有哪位圣徒会不以替他解鞋带为荣。

耶稣最大的幸运是死得早。要是他活到六十岁,给我们的肯定不是十字架,而是他的回忆录。那样的话,直到今天我们都还在替上帝的倒霉儿子掸灰呢。

p52 耶稣的父亲约瑟是史上最怂的人。基督徒把他晾到一边,让他成为所有人的笑柄。但凡他说出真相哪怕只有一次,他儿子就会仍是个籍籍无名的犹太佬。基督教的凯旋来自一种不自重的男子气。童女生子源于举世的虔诚和一个男人的懦弱。

p53 中世纪赎了亚当的罪,才使文艺复兴成为可能。

中世纪耗尽了永恒的内容,赋予我们贪恋短暂事物的权利。

p54 古人懂得如何去死。他们对死亡的轻蔑是天生的。但这份轻蔑却是从知识来的。

p55 默想是一种不参与的表现,所以对存在没有容忍可言。历史是垂直线的产物,虚无则来自水平线。

p61 古人不太把苦难当一回事。我们可不行,因为我们奋起反抗痛苦。

p67 有些人还在为生命是否有意义而大伤脑筋。其实,这全都可以归结为去识别生命是否可以忍受。然后“问题”终止而决断启动。

p68 莎士比亚和陀思妥耶夫斯基置你于难以忍受的懊悔境地:因为你既非圣徒又非罪犯,这两种自我毁灭的最佳形式。

p70 耶稣对这么多苦难负有责任,但凡他略有所知,良心也会极为沉重。在最后审判日,沉甸甸黑红相间的十字架会从众圣徒惨无人道的苦难中升起,去惩罚圣子,那位痛苦贩子。

p70 圣徒的生理学:

灵魂干枯被圣徒理解为爱的缺乏

苦修被解释为通达神的方法

齐奥朗的生理学:

灵魂干枯无关上帝之爱,而只关乎出神

苦修带不来同上帝的结合,而只带来一种过度的苦难及其淫乐。

前者惧怕人世之虚无,因而求助于超越者。后者享受对于界限的僭越。

p73 只要信赖哲学,就能身心健康;疾病始于思考之际。

p75 所有圣徒都患了病,所幸并非所有病人都是圣徒。对圣徒而言,苦难的终结等于恩典的失落。疾病带来恩典,因为它滋养了不属于此世的激情。我们透过疾病领会圣徒,又透过圣徒领会天国。并非每个人都以疾病为终极知识。对肉眼凡胎来说,它只不过是一种居间知识。

碧蓝的天空比灰霾的天空更加令人忧伤,因为它提供了我们缺乏勇气去拥有的希望。而灰霾的天空是一座令人不作他想的坟墓。碧蓝是一种缓解忧郁的颜色;它对神力是中立的。当上帝的呼唤穿破碧空而来,我们宁愿头顶上有厚厚的乌云遮护。乌云使我们得以自由自在地体会被遗弃的无望。没有天空我们就活不下去了吗?

p77 当我想到大地上所有的痛苦,就知道有些灵魂是成群结队的天使也抬不起来的,沉重到无法在最后审判日上升的灵魂,只好冻结在自身诅咒的荒芜中。只有轻盈的灵魂可以获救:重量不至于折断天使之翼的那些。

p81 只有忘掉一切,才能真正记得。模糊的记忆揭示了时间之前的世界。通过逐渐倒空记忆,我们从时间中抽身而去。因此在失眠的夜里,我们会再次经历祖先的恐惧,那个世界已被遗忘,却恍如记忆般令我们心惊。这样的夜晚不会抹除记忆的实际内容(我们的历史),但会把我们带上一条在时光中蜿蜒回溯的小径。失眠是向起源的倒退和孤独的开始。它使时间变得稀薄,直至化为纯粹的视幻;它将我们从无常中放逐,强加给我们以最后记忆,也就是那最初记忆。在失眠症优美的消解之下,我们耗尽了自己的过去。于是我们似乎和所有时间一起死去。

想到夜晚的孤独,还有这孤独的剧痛,我就渴望在圣徒所不知的路上漫游。往何处去,往何处去?就连灵魂外面也有深渊。

p83 再没有比抛弃哲学遗产更容易的事了,因为哲学的根源不比我们的惶惑感去得更远,而圣洁的根源甚至超出了苦难。所以,我怎么能忘得了?怀疑主义是哲学最后的勇气。在此之外唯有混沌。

眼泪与圣徒的笔记215

的确,希腊怀疑论者所达到的精神自由可以让神秘主义者心生妒意,但这个独门绝技已经被现代的科学相对主义损害了。归根到底,科学无非是各种粗俗怀疑的总和,为受过教育的蠢货而设。除非在精神的反面,否则没有科学可言。

要么通过怀疑主义,要么通过神秘主义,知识面前的这两种绝望形式,使一个哲学家免于平庸。神秘主义是对知识的一种逃避,怀疑主义则是一种无望的知识。不管在哪种情况下,世界都绝非解决之道。

p86 教会只认可这么少的女性圣徒是大错特错。这种厌女症和小气鬼行径使我愈发想要慷慨一番。任何在孤寂中为爱而流泪的女人都是圣徒。圣女是用上帝的眼泪做成的,教会对此从来都不懂。

p87 我们的苦难只能是徒劳而邪恶。

从未炼成选择忧患的习性,导致了现代人在自我克制上的无能。

p89 哲学是对忧伤的矫正。可还是有那么多人坚信哲学的深刻!

p90 哲学家惟一的功绩是他们有时会因生为人类而感到羞耻。柏拉图和尼采是其中例外:他们始终为此感到羞耻。柏拉图想要使我们脱离世界,而尼采想要使我们脱离自己。就连圣徒都能从他们那里学到点儿什么。哲学就是这样保住了荣誉!

创世的唯一合理解释是上帝对独处的恐惧。换句话说,取悦造物主就是我们的用途。

p92 心理学既是我们的救赎,也是我们的浅薄。按照一个基督教传奇的说法,世界是在魔鬼打哈欠的时候诞生的。而对于我们现在人而言,这个世界的偶然性不过是个心理学失误。

p93 音乐是非人类的,这方面的证据还有什么比这个事实更好:音乐从来不曾在我心中唤醒过地狱的异象。就连葬礼进行曲都不行。地狱是一种现实;所以我们只能追忆天堂。要是在无法追忆的往昔见识过地狱,难道我们此刻不会为《失地狱》(hell lost)而叹息?

音乐是记忆的考古学。其发掘工作不曾在任何地方找到过先于记忆的地狱。

为什么我们每次试图突破有形物质的重围去释放灵性活力,所有努力都会成空?这个世上唯有音乐能击败物质。几段空灵的曲调,是从灵魂吹来的一阵悦耳清风,它具有一把喷灯的威力,把我们所有的物质的镣铐都熔化在烈焰里。

p94 一个人开始认识孤独,是在他听到万物的沉默之际。于是他知道了埋藏在石头里并在草木中醒觉的秘密,大自然那些隐蔽与敞开的路径。孤独的古怪之处在于,它并不觉得有什么东西没有生命。万事万物都有其语言,我们只能在全然的沉默中加以破译。在极度的孤独中,一切都是生命。灵性也在自然中沉睡,而我愿为草木解梦。

阴影也有其神秘的生命。这个世上的诗人远远不够,因为还有那么多事物尚未得到揭示,黯然疏离于它们自身的意义。

音乐就是一切。上帝本身无非就是声学上的幻觉。

p95 宇宙万物的寂静在一个永恒瞬间废除了我们的记忆。

当时间的虚空诞生出永恒,人心就燃起了宗教的勇气。不管是出于厌倦还是出于恐惧,倒空时间使人投身于一种生机勃勃的虚无,其中满是暧昧不明的应许。没有哪位圣徒能在现世中找到永恒。穿越内在的荒漠是迈向圣洁的第一步。

上帝安卧在精神的虚空之处,觊觎着内在的荒漠,因为祂正如一场疾病,总是潜伏于抵抗力量最弱的所在。和谐的圣灵无法信仰上帝。圣徒、罪犯和穷人推出祂,好让所有不幸的人同享。

p99 在感情的世界里,眼泪就是真理的标准。是泪,而不是哭。眼泪有一种透过内在的崩塌来表露自我的秉性。只在表面上哭过的人对眼泪的起源与意义一无所知。有些眼泪的鉴赏家从来没有真正哭过,然而他们是隐忍着不去引发一场宇宙的洪灾!

孤独就好像是荒芜的怒海之旅,激流在那里漫卷骇浪,仿佛要把我们存在的屏障悉数摧毁。

只有热爱诗歌的人在精神上是松弛而不负责任的。每次读了一首诗,你都会感到一切都是被允许的。诗人不必向任何人(除了他自己)解释任何事,他对你毫无益处。去理解诗人是件倒霉的事,因为随后你就会明白,弄不懂他们也没有损失。

圣洁只知上帝中的自由,而凡夫俗子只认诗人的特权。

P101

假如真相不是那么无趣,恐怕科学早就消灭了上帝。但上帝和圣徒一样,都是逃避真相之平庸乏味的手段。

p102 圣洁吸引我的是温顺之下隐藏的自我膨胀之谵妄,它那以美善来掩饰的强力意志。圣徒把自己的缺陷利用到了极致,但他们的自大无法定性、奇异而感人。这种有本事只活在耶稣的心里,只和上帝交谈的人永远不会落败。那我们对他们的怜悯之情又是从何而来呢?我们不再依靠圣徒,我们只是钦羡他们的幻觉。怜悯及由此而生。

p103 只有在命悬一线的时候你才真正活着。

P105 我无法原谅圣徒不曾领略朝生暮死之繁盛就承揽了伟业。我不会原谅他们没有为流逝的事物洒过一滴感激之泪。

每当我感到对大地的强烈渴望,对一切生灭不息之物的强烈渴望,每当我听到蜉蝣般生命的呼告,都得忍住对上帝的憎恨。我出于一种古老的懦弱而赦免祂,可是一想到稍纵即逝之的报复就觉得祂老命难保。

若不是我们心知黑夜(我们称之为上帝)将临,生命本来会是一个欢快的黄昏。

p108 泪水穿透大地,在另一片天空中上升为点点繁星。真想知道是谁哭出了我们的繁星?

p110 音乐是宇宙最后的出溢(emanation),正如上帝是音乐最后的流射(effluence)。

p111 在上帝之中,我只看见自己的影子。我离祂越近,影子拖得越长。我逃开时被自己的影子一路追赶。

p112 只有在撒哈拉沙漠里才能重新发现爱。

解决之道越少,思想越有活力。

p113 没有解决之道,只有怯懦乔装成答案。所有黄昏都会为我作证。

密契的核心是出神的激情和虚空的恐怖,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是不可能的。

虚空和出神互为对方的先决条件。

from nowhere man

作者在此处指出了神秘主义的秘密:

出神+虚无

这似乎构成了对巴塔耶的回应:生存就是逼近虚无的极限———— 论尼采

满盈的虚空取代了上帝,无数的异象恰恰是对神的僭越,而非对其的肯定。因此,作者才会说,上帝是音乐的流溢,而非相反。

音乐表现为过度,表现为淫乐。于是,上帝成为了一个借口,以便人们掩饰自己无可抑制的疯狂与迷醉。

巴塔耶:上帝只是一个理性算计的实用性概念

p117 绝对之爱导致了自我毁灭的嗜好。对隐修院和妓院的热情即由此而来,两处皆由斗室和女人组成。生之厌倦在娼妓和圣女的阴影里渐入佳境。

p118 世人谈论上帝,不只是为了在某处“安顿”自己的疯狂,也是为了对此加以掩饰。只要忙于上帝,你就有了悲伤和孤独的借口。上帝?一种法定的疯狂而已。

p127

我对音乐家的定义:用全部感官来倾听的人。在巴赫的第二任妻子安娜·玛德莲娜·巴赫的日记中,她写过自己丈夫的眼睛给予观者的骇人印象:那是一双倾听的眼睛。

安娜还回忆道:“有一次我走进他房间,当时他正在为《马太受难曲》里那段‘啊,各各他!’谱曲。看到他的脸我大吃一惊,那张平时又镇静又红润的脸变成死灰,还挂满了泪。他甚至都没察觉我进来,所以我蹑手蹑脚地溜出去,在房门旁边的台阶上坐下来就哭了。”巴赫的音乐是超凡入圣的介质。他的音乐中没有感情,只有上帝与世界,被一道眼泪做成的天梯联结。

p128

nowhereman:齐奥朗的等式

基督徒+疯癫=圣徒

圣徒 基督徒=诗人=疯癫=出神

宗教正是由于圣徒的存在而面临危险,圣徒们总是拒绝教会建制。同时,圣徒的眼泪之过度也溢出了上帝的领地,它模糊了宗教的苦修

p129

永恒不仅是生成的有一个属性,更是对生成的否定。人的本性在永恒和生成之间对半分裂,其中包含了我们所有的悲剧。

p132

艺术家无法信奉宗教。要想拥有信仰,人必须在世界对面持守消极。信仰者必须无为

。艺术家不能信是因为他根本没时间。

p135

持有异议是精神活力的一种表征

p136

神学是对神的否定。

上帝与罪感是一体的。

上帝与孩童之天真无缘。

上帝因此引起的是内疚和自责,是对生命的诋毁

————尼采式的主题

上帝=记忆

p150

万事万物有可能如此彻头彻尾地缺乏意义吗?每次我举目眺望天空,都煞风景地想起那里并没有历史。

时间是一种慰藉。可是意识挫败了时间。没有什么轻松的疗程可以治愈意识。否定时间是一种疾病。生命中的清白和健康更是徒劳之极。

绝对事物是悲伤的一种特定调性。

p152

构成与色彩在格列柯的画里垂直地燃

怀着对世界的满腔憎恨,我们觉得自己必须摆脱情感。

p153

生命是经过合法化与祝圣的荒谬。

孤独者的任务是加倍孤独。

p155

告诉我你想怎么死,我就能看出你是什么人。换而言之,你要如何填满空洞的一生?用妇人、书籍和尘世的野心?不管你做什么,起点都是无聊,终点都是自毁。我们命运的象征:满是蠕虫的天空。波德莱尔教导过,生命是蠕虫在太阳中忘形狂喜,幸福是它们的群舞摇曳。

p156

一个民族的集体意识到达清醒的巅峰之际,也就是它的衰落之时。

眼泪与圣徒的笔记215

历史使本能慢慢虚弱下去,厌倦之花盛开在它们的废墟上。英国人是个海盗民族,把世界抢劫一空之后就陷入无聊。罗马人被灭,既不是由于蛮族入侵,也不是由于感染了基督教的毒素,而是由于一桩更加微妙的罪孽:厌倦。一旦拥有无穷无尽的闲暇,他们就不知道要怎么打发了。闲暇对思想家来说是个可以忍受的诅咒,但是对于一般人,那纯粹是折磨。闲暇有什么意思,不就是没有具体内容的时段吗?

黎明充满理想,而黄昏只有理念。消遣的需求取代了激情。当古希腊在最后的剧痛中垂死挣扎时,曾试图把伊壁鸠鲁哲学和斯多葛哲学当作救治其时代病(mal du siècle)的药方。可惜它们只治标不治本,掩饰病征但不根除病原,正如亚历山大折中主义氛围中的多元宗教。餍足的人为怨气所苦,跟活得太久知道太多的人一样受罪。

p158

一个人越是厌倦,就越是拥有自我意志。

秘诀在于如何以本质的方式去厌倦。可是,绝大多数人连厌倦的表面都不曾触及过。要活出真正的厌倦,必须得有格调。

nowhereman:

去除上帝后,人的生存只剩下无法克服无法安慰的虚无。

作者总结出两种对立的解决方法:

厌倦————迷狂

前者是虚无主义的,和意识和回忆处在一个层面

后者是绽出的,狂乱的

但是,厌倦是迷狂的前提与根基。因此,迷狂就是作者叫做以本质的方式进行的厌倦。

P162:

无需成为基督徒,一个人也会害怕最终审判,甚至理解它。基督教无所成,不过是从人类的悲痛中牟取暴利去供奉一位不择手段的神,恐惧就是祂最好的帮凶。

p166

压抑犯罪冲动是不幸的主要原因。要是随心所欲放纵自己,我们能摆脱多少人多少失意!不曾杀过的那些人,我们在自己灵魂中埋葬了他们的尸体。我们的愤世嫉俗就是他们腐烂的残骸散发出的污浊之气。每个人身上都有一个未遂的刽子手。

p167

只要春天常在,忧郁就无药可医。大自然在春天里病入膏肓,这个肉欲横流的残酷季节让你想要尝尽爱与死。

威尼斯并非历史现实,而是忧郁的一种效果,是一座泪水之城陷在半梦半疑间。

p171

意识是一种疏离于生命的症状,疾病是其祸根。

一个既不爱天空也不爱征服大地的民族应该不许存活。世上只有两种死法是得体的:死于疆场,或者死在一颗星的凝视下。

p173

《纯真年代》雷诺兹

越发觉得我们最大的失败就是不再是小孩。

孩童能够预言幸福的终结,正如恋人。

我总是热爱眼泪、天真和虚无主义;爱那些无所不知的人,也爱知而有福的人;爱失

败者和儿童。

p174

青春期是一个过渡阶段,把童年的天堂和失败的炼狱连接起来。

p181

一段忧郁治愈了另一段。

P184

厌倦是忧郁的静止,绝望则是危境中燃烧的厌倦。两者都出资对生命的嫌恶。

p187

生命若是真的,会让人无法忍受。若是一场梦,它会是一种魔力与恐怖的混合,我们将欣然自弃于其中。

意识是自然的梦魇。

p189

尼采在某部作品里写道:“你一直在寻找最沉重的负担,结果找到了你自己!”

对时间的觉悟促使人类付诸行动。凡是活在时间里的人一定会成为它的受害者,因为时间会掩盖自己的本性,假装并没有吞噬一切。

对一个明白人来说,与凡夫俗子为伍纯粹是折磨。假如你完全清醒地在同侪中生活过,却没有因流血过多而死,就说明你还没看懂我们人类的悲剧。

P190

只有在憎恨人性的意义上,你才是自由的。必须对人性切齿痛恨,才能自主自如地拥抱那些无用的完美,领略历史之上时间之外的悲欣。对人类事业的任何一点献身,都说明你缺乏趣味和鉴别力。仇恨人类使你爱上自然,这是一种达到出世和自在的方式,而不是浪漫主义所崇尚的、精神漂泊之旅的一个阶段。

每次看到风景,我都想把身上一切非宇宙性的内容统统摧毁。草木的乡愁与大地的懊悔不可抵挡,我愿变成植物,每天死于日落时。

生命就像是春天的歇斯底里。

我既没有愁苦到足以成为诗人,又没有冷漠到像个哲学家。但我清醒到足以成为一个废人。

p191

我靠会让别人死掉的东西过活“(米开朗基罗)孤独的定义再也没有比这更好的了。

忧郁=眼泪=音乐

生命=春天的歇斯底里

意识=回忆=回到源头=无历史

p192

佛陀想必是个乐观主义者。否则他怎么会没看出来,不单存在的一切皆是苦,不存在的一切也是苦?存在与虚无只有凭藉苦难才得以生存。空虚若不是一场尚未成真的痛苦之梦,又能是什么?涅盘代表了空灵的苦难,一种形式更为精致的苦恼。空,意味着存在的缺乏,但并不意味着痛苦的缺乏。因为痛苦先于万物,甚至先于上帝。

我不认为自己错失过任何悲伤的机会。那是我做人的职责。

p194

一个人越想和睦相处,越是以利他情怀去考虑别人,就越是低等。他者不存在——这是一个显而易见且令人安慰的结孤独,极其孤独,是惟一要紧的事,不惜任何代价也要守住它。宇宙是一个独居的空间,全部生灵所做的一切就是加深它的孤独。在其中我不曾遇见任何人,只是偶尔邂逅鬼魂。

p196

我们睡觉不是为了休息,而是为了忘掉本该打败的黑夜

生命=孤独=女人之爱

弃绝生命=哲学=宗教=厌女症

孤独与爱不冲突,生命无超越性作为依靠的本就是痛苦,而通过幻觉与梦,我们继续热爱生命 痛苦,进入迷狂。

尼采那里也有着这双重的肯定:阿里阿涅与狄奥尼索斯的爱——德勒兹将其解释为对生成的肯定affirmer du devenir

P199

宗教抚慰了我们受挫的强力意志。它为我们平添了新的世界,令我们对新的征服和新的胜利报有希望。我们皈依宗教是出于恐惧,惟恐在这个世界的狭窄局限里窒息身亡。因此,一个神秘主义者的灵魂除上帝之外没有其他仇敌。上帝是必须攻克的最后一个堡垒。

p204

在悲伤的最后阶段,眼泪与石头之间不再有任何分别。心化作岩石,群魔在你结冻的血上溜冰。

p209

我们却推不掉在厌倦与精神之间寻找平衡的苦差。疯子几乎从来不和自己的悲伤照面。清醒是一种厄运。

夜以继日地阅读,狼吞虎咽着书本,这些安眠药,不是为了认知,而是为了遗忘,透过书籍,你可以一路追溯到怨恨的源头,把历史及其幻觉统统抛开。

p210

为没能成为植物而懊悔,这种心情比任何宗何宗教都更让我们接近乐园。

p215

生命是一种酩酊状态,间或被怀疑的闪电划破。大多数普遍人已经烂醉如泥。若有人独醒其间,会连气都不敢喘。

P217

在我们意识的深处,乐园呜咽,记忆啜泣。四面悲歌中,我们觉悟到眼泪的形而上意义把生命的舒展视为遗憾。

眼泪与圣徒经典句子

原创文章, 未经许可严禁转载!

本文链接: https://www.wmjuzi.cn/a/202206/24/644627.html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相关句子
作者风采